新華社成都4月9日電(新華社記者  林暉、黃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離不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同步發展。城市的現代科技和前瞻理念如何帶動農業發展農村自身的生產要素活力如何激發記者近日跟隨農業部在四川成都調研發現,現代工業經濟的思路在農業發展中得到廣泛應用。以農村確權頒證為核心、以新型農業經營體係為抓手、以農業公共服務體係為支撐,成都都市現代農業正迸發出強大的活力。
  種誰的田——現代產權制度激發農業活力
  產權明晰是現代經濟活力的源泉。然而,長期以來,我國農村產權制度不盡完善,大量生產要素資源處於“沉睡”狀態,農民的財產權利難以得到有效保護和利用。
  崇州市白頭鎮五星村的60歲村民黃憲良,孩子在外地打工,自己身體不太好,家裡已經沒人種田了。但他家的田地沒有閑著,他把土地加入合作社,每年不僅能有保底的200斤大米,收成好的時候還有額外分紅,去年每畝地就分紅367元。
  黃憲良能夠把土地入股,的是政府發給自己的“土地賬簿”。近年來,成都市率先在全國開展確權頒證工作,弄清楚每戶農民有多少土地、房屋、林地,並頒發代表權屬的“本本”。
  農業的現代化離不開規模化經營、機械化種植,在每家每戶的一畝八分地上“單打獨鬥”顯然難以適應時代要求。土地確權頒證後,土地的承包權和經營權相分離就有了依據,農民既可以自己耕種,也可以憑著手中的“本本”以土地入股專業合作社或流轉給種糧大戶。這樣,一方面農民可以獲得穩定的收入、保障基本權益,另一方面,農業生產率、土地產出率和資源利用率都得到極大提高。
  成都市農委提供的數字顯示,目前全市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頒證率達到99.5%。在此基礎上,耕地適度規模經營率達到53%,有效促進了農業生產的集約化、規模化。
  誰來種田——農民也有職業經理人
  現代企業中,常常聘用職業經理人負責企業的經營管理。在成都,田間地頭也活躍著一群農業職業經理人。
  “農業職業經理人的出現,其實是被無人種田的困境逼出來的。”第一批“吃螃蟹”的楊柳農村合作社職業經理人周維松說。他回憶道,這些年農村勞動力大量進入城市,懂種田、願種田、能種田的農民越來越少,但是田不能撂荒,於是,就請人來種田。
  “和土地流轉給經營業主不一樣,土地股份合作社是農民當家做主,請誰來種、種什麼、怎麼種都是和農民們一起開會商量的。”周維松說,合作社與農業職業經理人簽訂聘用合同,一般拿出年利潤的20%作為報酬。加入合作社的農民們得以從日復一日的田間勞作中“解放”出來,通過外出打工增加收入。而在有頭腦、有技術的農業職業經理人的經營下,“大春種糧、小春種錢”,土地產值逐年增加,形成合作社、社員、職業經理人三方共贏的局面。
  以楊柳農村合作社為例,2013年社員全年每畝分紅897元,通過外出打工戶均增加工資性收入6000元左右,而職業經理人獲得的酬勞則超過10萬元。
  目前,成都市已有農業職業經理人7903名,在現代農業中大顯身手。尤為可喜的是,原來的職業經理人多為村幹部或種糧能手擔任,近年來自不同行業的人逐漸增多,特別是有不少大學生加入種田行業,合作社變得越來越有活力。
  誰來服務——完善農業公共服務體系
  隨著農業生產經營主體從分散的家庭轉移到種糧大戶、農業職業經理人、合作社等,工業生產中常見的專業化分工也在農業領域悄然出現。
  走進崇州市榿泉農業綜合服務站,這裡除了提供動植物疫病防控、農技推廣等常規服務外,還有一個農業服務超市,這裡提供的服務包括:水稻田大馬力拖拉機機耕65元/畝、人工打藥5元/壺、收割麥類60元/畝……
  原來,依托著農業綜合服務站,一家企業在此開設了“一站式”社會化服務,提供農業技術咨詢、農業勞務、全程農業機械化、農資配送、專業育秧(苗)、病蟲統治、田間運輸、糧食代烘代貯、糧食銀行等多種服務。這樣的服務契合了土地股份合作社及土地規模經營業主對耕、種、管、收、賣等環節的多樣化服務需求,受到廣泛歡迎。目前,成都市類似的農業社會化服務機構達3932家。
  與此同時,農業金融服務也在深入推進。成都市面向農村開展了產權抵押融資、小額貸款等金融服務,農業政策性保險逐步完善,險種達到18個。新津縣普興鎮柳江村以萬畝蔬菜產業基地聞名,68歲的村民劉德興告訴記者,去年萵筍價格暴跌,最低時一斤只賣幾分錢,由於提前購買了蔬菜保險,他最後獲得了每畝900元的理賠。
  明晰的農村產權、合理的新型農業經營模式、完善的農業公共服務體系,都市現代農業的美好畫捲正在天府之國徐徐展開。  (原標題:農田裡的“工業經”——都市現代農業“成都實踐”)
創作者介紹

京都

vd81vdbo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