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仁川9月28日消息(記者潘毅 莊勝春)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昨天(27日),中國男籃爆冷不敵日本隊的比賽過程中,有攝像鏡頭捕捉到了看臺上一位觀眾鐵青著臉,緊鎖眉頭,他就是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蔡振華。中國體育代表團出發時曾定下本屆亞運“三大球要讓人民滿意”的目標,或許成為他緊鎖眉頭的原因。看臺,更像是比賽的一面鏡子,不同的比賽在看臺上折射出無數表情。
  先說一位特殊的觀眾。中國男籃在複賽小組第二場比賽中,在前3節領先、最多領先對手15分的情況下,末節慘遭逆轉,以72-79以不敵日本隊,亞運歷史上首次負於日本隊。想要晉級4強,必須在明天的比賽戰勝奪冠熱門伊朗,還得再計算小分。
  雖然本屆亞運三大球的青年軍本就不被看好,但是男足、女足接連止步八強,男籃又命懸一線,特別是男足接連輸給泰國,男籃又輸給日本,此消彼長的實力差,實在讓人難以接受。而這三場失利,觀眾席上都坐著一個特殊的觀眾——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足協主席蔡振華。不知男女足都被淘汰後,他為何來這兒看籃球,面對記者,他也不願多談,說“籃球你應該去問主管籃球信蘭成,他更瞭解情況。”但當他看到中國男籃末節被反超時,分明時面色鐵青。關鍵時刻因為隊員只顧著和裁判交涉而忽視了防守,他還和身邊人認真的討論著什麼。蔡振華的任務很重,他可能也是這屆亞運會,最不開心的觀眾吧。
  接著說一群特殊的觀眾。這樣“一邊倒”的助威場景發生在中國女足對朝鮮女足的比賽過程中,除了主席台右側穿著整齊劃一運動服的朝鮮代表團在助威,主席團對面看臺上還有兩支拉拉隊,從頭到尾在為場上的朝鮮隊歡呼。但是現場的一名韓國工作人員崔裕景告訴我,對面的並非我所以為的“朝鮮來的拉拉隊”——他們就是韓國人:
  崔裕景:這個條幅寫的是朝韓聯合拉拉隊,是政府牽頭組織,但是這些人都是自發報名參加的。因為是一個民族,所以就過來加油了。
  記者:是只有這個賽場有還是不止這一個賽場呢?
  崔裕景:都是就近過來加油,不止這一個賽場有。
  在特定的國家和民族之間,看臺上承載了更多的內涵。
  而更多的情況下,賽場的的觀眾們壁壘分明,猶如兩軍對壘。這在以仁川本地運動員樸泰桓命名的游泳館更為明顯,樸泰桓從首次亮相游泳館開始,就接受了排山倒海的歡呼聲,而孫楊在第一場亮相的時候,特地趕來的中國觀眾也不甘示弱地齊呼加油——最終萩野公介獲勝,賽場上先有一瞬間雙方都像是沉默了、而不多的日本觀眾也不足以造成大的聲勢。
  而在第二場孫樸對決的時候,賽場的五星紅旗明顯增加了許多,同時也有穿著整齊劃一的衣服來助威的日本觀眾,在那天恰好迎來中國泳壇的大豐收——七個項目,中國國歌六次奏響,不少當地觀眾臉上難掩失望。  
  在第三場對決時,看臺上統一著裝、組織好了的觀眾成倍增長,有企業還看到了商機,專程臨時組織觀賽團:
  觀賽團:(北京某)公司和(當地某華人)聯誼會組織的,都是中國人。
  但是最終,泳池裡溫情的意味壓過了比賽的劍拔弩張,孫楊為樸泰桓送上生日蛋糕,讓看臺上“較著勁”的觀眾們呈現出了一樣的笑臉。
  正像這樣,有時看臺上承載的是期待和壓力,而有時則是勝利帶來的快樂。在男足中國國奧隊0-2不敵泰國的比賽中,雖然看臺上有十幾個中國球迷始終在喊著加油,但是聲音被看臺另一側的泰國球迷陣營完全蓋了過去。
  這些前來助威的大部分穿的是跟泰國隊球衣一樣的藍色——但是有在韓國當地上學的孩子們,穿著學校足球隊的切爾西隊服,有的是直接找的藍T恤,在賽前他們現場學助威的口號和歌曲,並且歡呼聲從賽前一直持續——每一次泰國隊組織起進攻、製造賽場的高潮,聲浪都會更高——而最終泰國對中國24-6的射門次數,讓不少人嗓子都喊啞了。
  比賽結束後的球場入口處,快樂的泰國球迷唱著自己的助威歌曲久久不散去,當然,這是泰國球迷的快樂。現場的中國球迷,和比中國球迷還要多的中國記者,可能已經難以搜尋02年及以前的記憶,去感同身受這種快樂了。
  體育就是這樣,運動員們繼續創造著記錄和經典,而場邊的觀眾看臺上,也有著說不完的喜怒哀樂。  (原標題:[亦莊亦諧話亞運]誰在現場看亞運)
創作者介紹

京都

vd81vdbo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