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楚年,當年在汶川大地震中勇救7名同學,與林浩等一起被評為全國“抗震救災英雄少年”,成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手,被免試招進重點中學讀書。然而,成名後他藉著自己的名氣,聲稱可以通過自己所謂的“關係”,幫人找空姐工作、幫人就讀重點中學、購買駕照等,被控詐騙了21人共46.3萬元。(11月3日《成都商報》)
  時間老人,最富有魔力,僅僅數年時間,曾經的汶川抗震“小英雄”雷楚年,現在卻成了法庭上的犯罪嫌疑人。英雄光環之於他的影響,一舉成名後的難以自製,有關英雄何以墮落的討論,註定短時間內難以冷卻,而雷楚年本身的善與罪,也成了一個熱烈交鋒的話題。
  圍觀“小英雄”受審,反思是必要的。但做過分的標簽化聯想,試圖還原其蛻變的整個心路歷程,卻又是荒唐的。一個亟需釐清的常識是,雷楚年一類的道德英雄,仍難以超越普通人的道德自我約束,雷楚年之所以能成為那個勇於救人的模範,並非基於其總的道德水平超乎常人,而是在他人生命置於危險時,雷楚年比常人更多一份勇氣。但勇氣終究只是勇氣,並未說明這個孩子,在其它方面有著怎樣的水準。因救人而一夜成名,因救人而上重點高中,是社會力量對於勇敢者的正面褒獎,但與之而來的過分熱捧,標簽化其救人軌跡,刻意塑造道德完人形象,卻超出了應有的鼓勵範圍。對於成年人而言,這樣的過分鼓勵都可能迷失心智,更何況,一個一夜成名彼時卻未成年的孩子。
  雷楚年受審,有關他如何詐騙他人,偽造證件的種種細節一併浮出了水面。人們驚訝於雷楚年的失守,談論其連女友都騙的行徑。之於雷楚年而言,這樣的反差可能並不意外,與昔日的光環相比,這種反向的人氣像是另一種光環,仍舊處於人們的視野之中,只是這關註的焦點,已經從天堂墜入地獄,從道德高地墜入道德窪地。他的罪與他的惡成了一個惡的標本,一個關乎道德英雄如何走向墮落的標本,一如他的救人曾成為英雄的象徵,標簽化的解讀,再度奔襲而來,至於少年何以墮落,很難真正被圍觀者所關心,他們所熟悉和談論的僅僅是聚光燈下的那個雷楚年。
  對雷楚年案的圍觀,應該走出這樣的標簽化路數。導致雷楚年走向墮落,很大程度上,這種貼標簽的思維要負有一定的責任。雷楚年昔日救人當然可以稱之為英雄,但這不代表這位英雄是毫無瑕疵的。與雷楚年打交道的那些人,如果不是這麼信任光環的力量,關係的魔力,很難說會忽視雷楚年話語上的漏洞,上了他的當。更退一步說,假使雷楚年的光環,真的帶來了權力的影響,辦成了事,這些受害者亦不會就此將他告上法庭。換言之,圍繞在雷楚年身上的罪與善的觀念交鋒,本身就存在一種錯誤的是非觀,反思此事,宜需從糾正這種惡劣的社會風氣開始。
  雷楚年還是一個青年,其今後還有很長的人生道路要走。救人是其生命中璀璨的一頁,受審是其人生里關於道德底線的一次補課。前者不說明雷楚年沒有違法的可能,後者亦不能否定其曾經的壯舉。以此而論,圍觀者更該認識一個真實的雷楚年,給這個青年一次矯正自我的機會。
  文/楊興東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圍觀者更該認識一個真實的“小英雄”)
創作者介紹

京都

vd81vdbo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